Latest Post

半途而废 南山有鸟北山张罗

国学大师唐以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哪些贡献?

唐一介继承了父亲的魏晋玄学遗风,并与父亲唐用通共同构建了魏晋玄学的理论构想。 这被视为唐一杰的重要学术成就之一。 唐乙介通过研究魏晋玄学体系,找出其内在逻辑,发展了魏晋玄学理论,突破了以往的研究方法,补充了唐用通对魏晋玄学的研究。 [9]唐一杰试图从整体上揭示中国哲学历史发展的概念、命题和理论体系。 唐一杰在《论中国传统哲学的范畴问题》一文中,论述了中国哲学的概念范畴问题,构建了中国哲学的范畴体系。 ”,唐一杰提出,中国哲学常常用三个基本命题来表达自己对真、善、美的看法,这就是“天人合一”(讨论“真”问题,即“真”、“善”、“美”的根本问题)。宇宙生命)、“知行合一”(讨论“善”的问题,即做……所有

唐一介继承了父亲的魏晋玄学遗风,并与父亲唐用通共同构建了魏晋玄学的理论构想。 这被视为唐一杰的重要学术成就之一。 唐乙介通过研究魏晋玄学体系,找出其内在逻辑,发展了魏晋玄学理论,突破了以往的研究方法,补充了唐用通对魏晋玄学的研究。

[9]唐一杰试图从整体上揭示中国哲学历史发展的概念、命题和理论体系。 唐一杰在《论中国传统哲学的范畴问题》中讨论了中国哲学的概念范畴问题,构建了中国哲学的范畴体系。 唐一杰在《论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真善美问题》一文中提出,中国哲学常常用三个基本命题来表达自己的真善美观,即“天人合一”。 》(讨论“真”问题,即宇宙生命的根本问题)、“知行合一”(讨论“善”问题,即做人的根本原​​则)、“情境的统一”(讨论“美”的问题,即审美境界的问题)、“知行合一”和“景合一”这两个命题,是不同的表达。 “天人合一”所发展的宇宙生命的各个方面。

唐逸杰在《重议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真善美问题》一文中,将中国哲学三大哲学家与德国古典哲学三大哲学家进行了比较,阐释了孔子的真善美问题。 、老子、庄子。 同时也显示出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在这个问题上的差异。

由于中国哲学以“天人合一”为基础,儒家、道家和中国佛教各派都是以“内在超越”为特征的哲学体系,这与西方哲学(包括基督教哲学)以“外在超越”为特征的哲学体系不同。超越”。 “超越”的特点是非常不同的东西。 “内在超越”可以说是中国哲学中的生命宇宙论。

尽管“知行合一”在中国哲学中具有认识论意义,但它本质上是一个伦理道德问题。 因此,在中国哲学中,“知”不仅是“知”的问题,而且是“良知”的问题(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正如王阳明所说,“知善恶”)。知恶即良心”)。

“知”必须“行”。 中国哲学史上的哲学家大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 他们的理想是“内圣外王”,而“圣人”(即道德标准高的人)是最合适的。 喻作“王”(最高统治者),这可以说是中国哲学的德育理论或者说是一种政治哲学。

唐一介在《论儒家境界观》大篇中指出:“内圣外王”之说虽然有可取之处,但其缺点也非常明显,那就是会导致泛道德主义和泛道德主义。走上强调“人治”而忽视“法治”的道路。 关于中国研究 1949年以后,我对苏联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特别是介绍了苏联的哲学,当然也介绍了文献。

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面清算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 损害的程度是巨大的。 孔孟、老庄、程朱、鲁王都遭到否定和批判。 旧的文化、旧的道德都被摧毁了。 改革开放虽然对纠正左倾思潮起到了积极作用,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

历史上,中国吸收了佛教,佛教的吸收又带动了中国文化的大发展。 这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没有佛教的传入,宋明理学就不可能出现。 看西学的影响,一方面要看它的破坏作用,另一方面要看它的破坏作用。 另一方面,正是因为西学的影响,它刺激着我们,使我们反思自己的缺点和自己的优点,并利用它们来充实自己。

我们一方面要弘扬自己的传统文化,另一方面要时刻吸收其他文化好的方面。 [10]受到西方诠释学研究的启发,唐一杰于1998年提出了能否创造中国“诠释学”的问题,从而开始了他对中国“诠释学”的探索。

唐一杰指出,与西方相比,中国解读经典的历史更为悠久,至少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 但我们还没有一个自觉地以“解释问题”为研究对象的理论体系。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唐一杰陆续出版了《中国诠释学能否创造》、《再论创造中国诠释学问题》、《关于创造中国诠释学问题的三论》和《论僧昭道德论》 。 《问题——中国诠释学创作中的问题四论》等四篇论文。

他在这些论文中提出,建立中国释经学,必须对中国经籍注释的历史进行系统回顾,认识注释中的“文字学”、“考据学”、“版本学”。经典之作。 ”、“目录学”及其在经典阐释中的定位。 面对质疑,唐一杰用大量中西哲学的比较来反驳当时学界的主流观点,即“已经有了西方的诠释学,没必要再创造中国的诠释学”。 ,没有必要走西方的学术道路。”

[11] 和而不同观 20世纪90年代,针对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唐一杰先生提出了“和而不同”对于当今世界和人类发展的重要性,并认为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21世纪的人类社会是“和平与发展”,需要调整不同文明传统国家、民族与民族、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关系,可用中国古代“和而不同”的理念作为全球道德的一部分。 原则并有助于解决这两大问题。

[12]唐一杰在《和而不同》的价值资源中解释道:“在不同的文化传统中,应该可以通过文化交流和对话在谈判中达成一定的共识。这是通过‘差异”是某种意义上的“认同”过程。这种“认同”不是一方消灭另一方,也不是一方“同化”另一方,而是寻找某种交集或某种交集。把两种文化的互补性结合起来,相互融合,在此基础上,才能促进两种文化的发展,这就是“和”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