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国学传统文化-探索国学的魅力与传统文化的传承 东西交融探索中西方文化的正确视角

本文摘自《我与李宗仁》一书,由李宗仁原配夫人李秀文口述,李秀文侄媳妇谭明整理,将李宗仁南征北讨的戎马一生娓娓道来。为读者了解政坛,了解李宗仁和桂系的成败,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角度。这部回忆录于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相继发表,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本书是中文版首次完整披露。

注意:我们刊发此文目的仅用于提供读者更多了解历史的机缘,不构成任何意见参考。

李宗仁 资料图

在广州生活期间,记忆最深刻的是去城隍庙看相一事。记得四弟媳到广州后不久,曾邀我去城隍庙看相,说那里有一位看相的先生十分灵验,百看百中。我本是不想去的,但经不起她的蛮缠,便请房东李太带路,并约上王象明的太太一起去。

我们去到城隍庙那地方,才知道那里并不是一间庙宇,而是广州一处热闹场所,各种行业买卖都应有尽有,还有医、卜、星、相的摊子。我们要找的那位先生,他与别人有些不同。他有爿小小的店面,招牌是相法,里面摆设一张桌子,几条长凳。我们到时看相的人很多,只好排坐在条凳上等,约莫等了半个时辰才轮到我们。

先看李太,说的一番好话:“这位太太一世衣食不尽,无灾无难,平安过世,善始善终,是有福之人,可是你只有财无官,不过这样的命也是上好的了。”

其次看王象明的太太,说她面慈心软,乐善好施。还说:“你本是千金小姐,却先做小的,虽是委屈,但也是命中注定。好在你广行善事,故不久扶正,日后旺夫益子,富贵双全。”

随即看到我,这先生左看右看,端详了好一会,还请我垂手站立,然后他笑吟吟地向我直拱手说:“这太太的相,是万里挑一,我看了这么多的女相,少有你这份福命的,不但贵为夫人,而且福禄寿禧一应俱全。你丈夫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看你眉长、耳长、人中长、手长,你若是男人,是一国之君,若在女人,则贵为一品夫人了。只不过也略有欠缺,就是夫妻不能白头偕老。”

李太忍不住笑出声,我忙止住她,说:“你这位看相的先生不灵了,这两位太太的男人都当了官,我的男人是她们男人的部下,你把相看偏了。”

看相的仍然笑吟吟地说:“人人都说看相是凭一把口食饭,我是凭相书吃饭的,相书说如何,我就如何说,说准了给钱,不准不要钱,就你这位太太的命,给我十倍钱你也值得。但话又讲回来,看相也不能全准,相只决定一半,心决定一半,相好还要多做善事,心善自然灵,有些欠缺,也可挽回。”

最后看四弟媳,她正不耐烦,谁知看相的只看她一眼,便皱了眉头,请她伸出手来,也只看一眼,便放下说:“太太你莫怪我直言,我是论相不论人,你这相是入了破格……”我四弟媳不等他说完便骂他江湖骗子,乱放屁。“看我不拆你的招牌。”

看相的先生也不动气,只说:“你不生气还好,我是替相书直言。你的相既克丈夫,自己又不得善终,幸得贵人扶持,过得半生富贵。但相书有云,多积善可解危,你要放大量些,多积阴德,或许能多享几年儿女福。几位太太的相看过了,应验日后自有分晓,前头两位各收一元,你这位大贵的,我可要收四块东毫,最后那位太太,我就不收你的钱了。”

四弟媳乘兴而来,败兴而返,一路上还在骂看相的,说这死人头才不得好死呢,难道我大伯做了总司令,我还会挨打靶死不成……我们也各有议论,看相的不管怎样,都是凭嘴巴吃饭,至于灵与不灵,一般是不能全信的。

后来我把此事说给德邻听,他取笑我说:“你也信看相的?其实把它当游戏倒可以,不可当真,当了真,就好的变坏,坏的更坏。你看四弟媳嘛,也许是她出言不逊,招恼了看相的,就信口胡言,作为报复也未可知。不过四弟媳随便出口伤人的习惯倒应该改改才好,否则招恼别人也招恼自己。”

本文摘自《羊城晚报》,原载《我与李宗仁》,李秀文口述,谭明整理,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