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如兄如弟 半途而废

材料一:

任何一种地域文化,只要它是自成一体的,具有独特的结构和功能,都离不开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地域地理的相对冗余,二是文化传统的相对独立。 总体而言,江南文化在区域地理上的相对完整性是普遍公认的,但江南在文化传统上的独立性却一直存在很大问题。

从表面上看,与中国其他地域文化相比,江南地区最显着的两个特点就是物产丰富、人文发达。 “东南富饶之地,长江左侧文人耕种”。 这是康熙写给江南官员的两行诗。 这两句诗值得深思。 一方面,它们表明政客们有非常准确的愿景。 与其他地域文化相比,江南最显着的特点是物产丰富、人文发达,特别是明清以来。 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政治家终究只是政治家,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对他们的统治有用的物质财富和人力资源。 但这个江南和普通人心目中的“江南”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这两个方面显然不能算是江南文化的核心。 在普通中国人的心目中,江南更多的是诗情画意的对象,是《三生花草梦苏州》的精神寄托,是《人生只为老翁》的人生归宿。扬州”。 它可能很大,可以大到白居易诗中的杭州,也可以小到李流芳画中的横塘,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是超功利的审美存在,与皇帝的实际江南格格不入。 一样。

我们要问,江南文化的本质特征是什么,是江南文化独有的东西。 我们可以通过与其他地域文化的比较来发现这一点。 第一,光有钱、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即政治家口中的“富”,并不是江南独有的特征。 巴蜀素有“天府之国”之称,论财富可与之抗衡。 。 其次,政治家所说的文人聚集并不能算是其本质特征。 这是因为,孕育儒家哲学的齐鲁地区,在这方面更有资格代表中华文化。 江南之所以成为中华民族痴迷的对象,正是因为它比康熙最看重的“财富”和“文人”多了一点。 多一点什么? ‘这也是可以通过比较发现的。 例如,我们可以说,与经济落后、生产条件差的地区相比,它拥有更多的鱼、米、丝绸等小康生活消费品; 而与自然经济条件同样优越的南方地区相比,又多了一点空间来丰富未来诗书的氛围。 但真正让江南文化区别于其他地域文化的,却是在这两方面的不诚实。 而是在于,在江南文化中,存在着一种最大限度超越儒家实践理性、代表人生最高理想的审美。 自由精神。 儒家最关心的是人们吃饱喝足之后的教育,比如所谓的“驱使人向善”。 然而,它们基本上没有触及人生终极的“去向”,或者心灵和精神的自由。 。 正是在这里,江南文化以“讽诵之声不断”超越了齐鲁文化,将中华文化的精神提升到了新的境界。 如果说,由于文化本身包罗万象,江南文化中也有伦理和实践的内容,又与北方文化圈有联系,那么也可以说,仅在审美自由和精神方面,真正体现了古代江南文化对中华文化最独特的创造,是其他地域文化无法替代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将审美精神视为江南文化的本质特征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江南是古代诗意生活的象征。 它不是一个真正的地域概念,而是一个概念,或者说是帝王、学者心中的想象。 江南在政治、经济、地理上都不是长江三角洲,而是中国文化版图上永恒的一片青山绿水; 它并不是现实世界中养活无数南方人的鱼米之乡,而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地方。 唐宋乃至更早南朝的诗词,都是只有诗意的心灵才能回忆的美丽梦境。

另一方面,这里需要补充一些东西。 将审美精神视为江南文化的本质特征,并不意味着中国其他地域文化没有审美创造,但这并不是他们最重大的贡献。 以齐鲁文化为例。 它当然有自己的审美特征。 比如,孔子曾说过,他最认可的生活境界就是带着几个大人、几个孩子去春乡踏青。 然而,在儒家文化中,由于沾染了过多的道德色彩,儒家的审美活动不够纯粹。 经常出现的异化之一就是“以道德代替审美”。

(摘自刘士林《江南诗文化》)

材料二:

明清时期,江南士人的日常生活包括起居、饮食、养生、娱乐、消遣等,他们把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作为审美对象,一枝一叶、一琴一曲、起重机和一杯饮料。 每一次啄食都可以用审美的眼光来观察。 可以说,江南文人的日常生活是审美的、艺术的。 张超说:“松下听琴,月下听笛,溪边瀑布,山间梵文诵经,耳中便觉不一样。月下听禅。”使志更远;谈月下剑,使肝胆更诚;论诗,格调更幽。” 江南文人审美日常生活之所以形成,是因为他们具有审美心灵,以审美眼光看待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 因此,本来平凡的事物就具有了审美意义。 这不仅是读书人的人生态度,也是读书人的人生策略。

从美学本体论的角度来看,江南文人把“闲”视为一种人生境界和意义,“闲”是江南文人日常生活美学的源头和归宿。 “闲”可以让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人生,寻求人生的意义。 属于从生活中寻求这种与功利无关的闲暇。 它是一种脱离现实利益的超然心态,是一种感性活力的自然释放。

“闲”的内涵是生命意识的审美化,是在情感维度上体验生活。 它常常附着在一些简单的事情上,比如下棋、钓鱼、赏花、聊天等等。 因为我们懂得了生命的可贵,那些看似简单、微妙的事情在生活的背景下就变得有意义。 读书人把生命的价值放在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上,这意味着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名利的束缚,生活如行云流水般,无拘无束地平稳地流逝。 正如李渔所说:“打鱼看棋,一天就过去了,我不相信日子有小年那么长。” 他还说:“枕边闻鸟鸣,花间弹素素琴,有空整理余下曲子,从古至今,悠哉悠哉。”

明清学者把“闲”视为日常生活的广泛追求和品格的衡量标准。 “闲”和“忙”是有区别的。 “忙碌”带有鲜明的功利色彩,是一种苦涩的生活方式。 。 “闲”承载着生活的审美色彩,比如四处旅游、闲逛。 “休闲”在生活中无处不在。 关键是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生活。 人们只要暂时抛开名利之念,也能在生活中找到暂时的闲暇。 另一方面,这种“闲”又不同于儒家赋予道德、审美意义的“闲”。 儒家的“闲”最著名的是颜回的“一篓食,一瓢饮,陋巷”和“节食饮水,弯臂枕头”,颜回的闲适与快乐。人生一直是儒家所推崇的境界,因为它关系到人的道德,能够在简单的物质处境中悠然自得,是人的道德境界的体现,而江南士人显然不具备这个特点。更加注重自身感受,追求个体人生价值的实现,而相应淡化道德责任感。

(摘自赵洪涛《明末清初江南士人的日常生活美学》)

1.下列哪一项对材料相关内容的理解和分析是正确的(3分)

答:江南文化的特点不是政治家认为对其统治有用的物质财富和人力资源,而是一种超越实践理性的审美自由精神。

B、以齐鲁文化为代表的儒家思想注重教育,而江南文化则注重思想和精神的自由。 两者并不完全相同。 江南文化超越齐鲁文化。

三、从张超的论述来看,明清江南士人懂得生命的价值,能够用审美和艺术的眼光来观察日常生活。 山水月色,充满诗情画意。

D、“闲”与“忙”是一组相对的概念,都追求个体人生价值的实现。 然而,明清江南士人的“闲适”,相应地淡化了道德责任感。

2.根据材料内容,下列说法不正确的是(3分)

A.从地理上讲,长三角并不意味着“江南”。 “江南”是一种诗意的文化感知,只有审美心灵才能感知它的传承。

B. 用审美的眼光看待生活中的一切。 平凡的事物都有审美意义,但这需要人们有审美的心灵和超然的心态。

C、摆脱名利的纠缠,把人生的价值放在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上,生活就会充满诗意,卑微的生活就会变得高贵。

D、中国的其他地域文化,如儒家思想,也有审美创造,但与江南文化相比,其审美活动不够纯粹,常常以道德代替审美。

3.根据材料内容,下列哪项不属于江南文化中的“休闲”(3分)

明代戏剧家高濂曾在雪中夜宿禅林。 他说:“我用和尚的炉子把土豆摘下来,剥皮放进嘴里,味道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我吃得很开心。” 他还与僧人讨论芋头。 禅。

B、明末将军张皇岩曾作《序》诗:“秋山青,秋水明。正午秋梦惊惊,犹未醒。” ,天地为草亭。故乡同盟,故乡爱情。夜里斜月照稀疏格,我孤身一人。两次。”

C、明末清初书画家桂有光的曾孙桂庄有《游鱼花影颂》诗:“小池边灼花叶,芝林的队伍冲洗着涟漪。细浪吹出香艳,泡沫摇散了枝头。”

D、清初,萧山人来公社聚集,发现一处废弃的花园。 他们命令家人“如期播种,收获庄稼”。 一首长歌。”

4. 请简要分析材料1的背景。(4分)

5、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写道:“突然想起采荷,采荷是江南的老习俗……这让我终究怀念江南。” 请结合这两份材料,简单分析朱自清为何“思江南”? (6分)

回答

1.(3分)D(A项“特色”应为“本质特征”(B项“江南文化超越齐鲁文化”应为“某种意义上”;C项“理解人生价值”不是)张超讨论的内容)

2.(3分)C(原文中有“在一定程度上”的表述)

3.(3分)B(张皇岩的诗有浓厚的家国情怀,不属于江南文化中的“闲适”)

4.(4分)①材料1首先提出一个问题,人们认为江南文化的独立性存在问题; ②接着论述物产丰富、人文发达并不是江南的本质特征; ③基于上述分析,提出江南文化的本质特征是审美自由精神; ④最后指出江南文化与其他文化的审美差异。 (每点1分,只要意思正确)

5.(6分)①采荷体现了江南生活的诗意气息,而朱自清的“思江南”正是对江南诗意文化的记忆; ②采荷充满“闲”趣,体现江南文人精神。 对审美的追求表明了朱自清对悠闲生活的向往; ③《忧心江南》还表明朱自清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人生、寻求生命的意义,暂时想寻求一种与功利主义无关的超然心态。 (每点2分,意思正确;其他答案也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