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文化风俗有哪些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古典与现代的碰撞国学传统文化的另类解读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这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林黛玉初入荣国府的第三回非常重要。贾府第一次呈现在读书人面前,各色人物开始一一揭示。

曹雪芹一贯善于隐喻和伏笔,在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大量时间调整和打磨下,人物真实而丰满。

这一回出场的贾家人,都有非常精彩的人物侧写。让读书人一见即知,又不突兀。

比如邢夫人过于从夫,秉性愚犟。

比如王夫人心思深沉,秉性觚谲。

全部在第三回,借由林黛玉的眼睛一一呈现。

林黛玉来到荣国府,三个人对她的态度最重要,就是贾母、王夫人和邢夫人。

贾母是外祖母不消多说。邢王二夫人是两个舅母最关键。王夫人是未来林黛玉的抚养人,更是重中之重。

林黛玉进京说是跟着外祖母接受教养,实际是被荣国府收养。

荣国府彼时是贾政王夫人当家,林黛玉便是接受二舅舅一家抚养照顾。

贾赦因为独立门户,他和邢夫人便不用操心林黛玉。

反正一应花销,实际是荣国府官中出钱,倒也不是说贾政二房自掏腰包。

贾敏死后,贾母殷切期盼外孙女到来。当天邢夫人和王夫人便都等在贾母房中,迎接林黛玉。

她们在黛玉来后的相关表现,自然落入林黛玉和贾母的眼中,带有表现成分。

(第三回)又见二舅母问他:“月钱放过了不曾?”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王夫人很淡然,并没有特别在贾母面前表现出对外甥女的呵护备至。

她如今是当家人,不是管家媳妇。如何照顾林黛玉,是管家媳妇凤姐的事。

王夫人若太殷勤反失本分,还抢了王熙凤出头的机会。

所以,王熙凤说起找缎子,王夫人便吩咐她给林黛玉拿布料裁衣服。肯定是姑侄二人唱双簧,在贾母和黛玉跟前卖人情。倒不用特别当真。

王熙凤给王夫人架梯子,王夫人再一拉王熙凤,双方哄着贾母开心,又照顾了林黛玉,何乐而不为。

邢夫人因不在自己家里就没什么表现,倒是贾母吩咐人带林黛玉去拜见舅舅,邢夫人便站起来要陪着外甥女一块去,体现出亲切。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表达对林黛玉的善意,贾母整体满意。

但随后曹雪芹分别写邢夫人和王夫人时,就特别做了伏笔,专门隐喻两位舅母表面之下的真面目。

(第三回)邢夫人携了黛玉,坐在上面,众婆子们放下车帘,方命小厮们抬起,拉至宽处,方驾上驯骡,亦出了西角门,往东过荣府正门,便入一黑油大门中,至仪门前方下来。

注意邢夫人拉车的并不是马,而是驯骡。

严格来说贾赦家里大门和荣国府大门是一墙两开紧挨着,在宁荣二府中间。

尤氏平时都不驾车,由小厮推过去。邢夫人也大可不必用牲口。

她这个驯骡恰恰是曹雪芹影射其人。

驯骡是指服帖温驯的骡子。暗示邢夫人顺从。

骡子是马和驴杂交,不能生育,且性格倔强。暗示邢夫人秉性愚犟,无儿无女一人不靠。

驯骡一般才是邢夫人的真实性格,也侧面写出贾赦性格的顽劣乖张。

后文再一一展开写邢夫人,就是再为“驯骡”添笔丰富而已。

林黛玉拜见大舅舅后,再去拜见二舅舅。两位舅舅避而不见外甥女是常情。如果他是男孩,第一时间就见了。

王夫人此时已经等在家中,而她房中的一样陈设,也堪比邢夫人的“驯骡”。

(第三回)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

文王鼎要结合贾政字存周理解,暗示贾政的伏笔。不多赘述。

汝窑美人觚是明清时仿制的汝窑瓷器。以汝窑的技法,烧造商周时期的青铜“觚”型瓷器花插。

“觚”最开始是礼器,形状优雅。后世便制作出类似造型,用作花插装饰。汝窑美人觚便是一类。

汝窑是北宋五大名窑之首,极为名贵。《红楼梦》经常出现汝瓷,无论真假都代表了贾家富贵。汝窑则指王夫人出身豪门。

美人是指造型。但其实明褒暗贬,形容女子为美人,常有“蛇蝎美人”之说。

尤其结合“觚”的觚谲本意。说明其人心性难测,更佐证美人实为蛇蝎。

所以,汝窑美人觚影射王夫人心性难测,与驯骡影射邢夫人秉性愚犟一样,都是颇有贬义。

驯骡是直贬,汝窑美人觚则是侧贬。

汝窑美人觚用鲜花装饰后,伪装更不容易被发觉,却也更可怕。

事实也是邢夫人对林黛玉并无实质伤害,但王夫人则是致命的。这在一开始三人见面,已经注定。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