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思想是如何影响后世发展的 中国传统体育项目武术与围棋的传承与发展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这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如今王家家主大舅老爷的女儿。

如此身份让她在荣国府王夫人家里管家时,多了特别的便利和信任。不光嫡长孙媳妇让她名正言顺,更让人因王夫人对她多了一层支持。

然而,王熙凤赫赫扬扬,将权术和利益利用到极致,不免引起婆婆邢夫人的不满。

那些王善保家的,司棋、费婆子等更因此生恨。

荣国府一些老人如林之孝家的,也对凤姐管家不留情面而不满意。

几方面的人心有怨念,便都在邢夫人跟前拱火。偏邢夫人又是个秉性愚犟,耳朵软的主,又见凤姐并不那般孝顺自己,也对儿媳妇心有怨气。

最终,在贾母八旬之庆时,因大观园的两个看门婆子得罪尤氏引起的矛盾中,邢夫人终于向王熙凤当众发难了。

(第七十一回)邢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求情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说毕,上车去了。

邢夫人当众给王熙凤难堪,说了三点:

第一,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家里两个老婆子。

第二,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大动干戈。

第三,贾母的好日子,应该积德,不该折磨老家人。

邢夫人这话说得很有技巧,状似无意的将王家人与贾家人做了个对立。让王熙凤非常被动,连王夫人都无法替她说话,只得附和邢夫人给王熙凤施压。

首先,邢夫人扣上贾母寿辰的大帽子。

当时是贾母八旬之庆,并不是八十岁生日。而是人生度过七十岁生日,进入七十一到八十岁之间的第八个十年。

贾家选在八月初三举办庆典,为贾母之“寿”添喜。晚辈们只有谨慎小心为贾母祈福,不能做有损贾母福德的事。

邢夫人说王熙凤此时无故责难伺候主子一辈子的贾府老人,就暗示她有损贾母福德。

这个帽子扣的“狠准稳”,彻底打在王熙凤的“七寸”上。让她无法承受。

其次,王夫人不了解情况。

事情的起因是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邀宠,挑事起了坏作用。

王熙凤当时的吩咐是“记上两个人的名字,等过了这几日,捆了送到那府里凭大嫂子开发,或是打几下子,或是开恩饶了他们,随他去就是了”。

结果周瑞家的出去就狐假虎威捆了那两人,又叫林之孝家的进来处理。

谁想那两人中有一个是邢夫人陪房费婆子的亲家,林之孝家的也因凤姐小题大做不满,最终便捅到邢夫人那里。

王熙凤也没在意,王夫人则始终不知道这件事。可周瑞家的是她的陪房,卷入其中就有责任。

所以,王夫人便不方便说话。贾母寿庆之日,她也不敢做错事。

三,邢夫人教育儿媳妇,王夫人无缘置喙。

另外,邢夫人是王熙凤的婆婆,教训儿媳妇名正言顺。

王夫人虽是姑姑,也无权干涉婆婆管儿媳妇。

而且,因为王熙凤在王夫人这边帮忙,她更有教育督导侄女的责任。

如今婆婆对儿媳妇不满意,姑姑无缘置喙,不好再说什么?

邢夫人一走,王夫人才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

(第七十一回)王夫人道:“你太太说的是。就是珍哥儿媳妇也不是外人,也不用这些虚礼。老太太的千秋要紧,放了他们为是。”说着,回头便命人去放了那两个婆子。

王熙凤是“咬碎钢牙和血吞”,明知道是周瑞家的问题也不敢推脱。再说也实在没必要,就一力承担了。

王夫人于是便也说了王熙凤这事处理得不好,要注意以贾母的“千秋”为主,吩咐把人放了。

王熙凤这个委屈是代周瑞家的受过。而周瑞家的又是王夫人的陪房。

兜兜转转还是邢夫人与王夫人之间的矛盾。王熙凤成了炮灰。

周瑞家的擅权,既有王夫人管教不严,任人唯亲的问题,也有王夫人在贾母年老后,逐渐掌权的趋势。

以往她都是称病不出,韬光养晦。可从元春晋升贤德妃后,王夫人便越来越强势,更直接导致荣国府内部的矛盾日益激化。

王熙凤代为受过也只是矛盾的一次激发,后面抄检大观园,才是彻底撕破了脸。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