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文化风俗有哪些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古典与现代的碰撞国学传统文化的另类解读

我想说,《尚书》其实是一部很古老的历史文献,也是中国最古老的文献之一。它包括了许多殷周时代的史料和原始材料,是“四书五经”中的“五经”之一。它记录了虞、夏、商、周四个朝代的历史,总共有58篇,但是只有最后一篇《秦誓》有确切的年代记载。尽管没有具体的年月日,它还是从上古尧的时代开始,详细地记录了我国五千年历史中一段重要的时期,为我们的祖先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记忆。 我们可以看出,《尚书》这个名字中,“尚”和“上”是同义词,“书”则是史的意思。在古时候,史官的职责就是记录那些重要的事情,而他们记下的史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历史。因为《尚书》所记录的都是上古的历史,所以它的名字就被叫做《尚书》。有句话叫做“《尚书》者,上古帝王之书,或以为上所为,下所书,故谓之《尚书》”。可以看出,《尚书》是一本了不起的史书啊!我觉得,《尚书》的起源其实很有意思。在古代的君王们需要一种记录言行和事件的方式,于是史官开始记录下来,逐渐形成了可以称作“组织”的雏形。古时候,史官进行的方式是左史记言,右史记事,分别在《尚书》和《春秋》中记录。但实际上,《尚书》既有言论,也有史实,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个说法在唐代刘知几的《史通》中也有体现,充分说明了《尚书》中言论和史实的并存。 《尚书》的编纂者是孔子,被后人称为“万世师表”。他在思想上有着深远的影响,并且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创办了私人学校,提出了“有教无类”的理念,把教育向更广泛的社会范围推广。他强调因材施教,注重发掘受教者的主动精神。孔子年轻时曾经做过几年小官,50多岁时被提升为司寇,参与国政,但是却因为政见与上级不合,只做了三个月就被撤职了。这也说明了他的思想主张常常遭遇到官方的反对和排斥。我离开鲁国后,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游历,游历了齐、魏、宋、陈、蔡、楚等多个国家。晚年时我回到了鲁国,继续从事教育工作。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教育事业,我培养了多达3000名学生,其中得意门徒有包括颜回、曾参、冉求等在内的72人。 《尚书》是五经中学术价值最高的一部分,但是也是最为艰深难读的。这本古籍以其文辞古奥难懂而著名。特别是从先秦到唐代,这部书的版本和内容经历了多次的变化和曲折离奇的历史,其中已掺入了不少伪造的篇章。受到社会历史的诸多影响,使得伪造情况越发难以寻常。经过两千多年不少学者的努力,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但距离完全清楚之日,似乎还很遥远。 《尚书》定本以后不久,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并且推行了各项改革。在文化方面,规定用一种比较简便的隶书作为日常通用文字。官方所用的《尚书》,应该是经过隶书改写的版本;但民间所收藏的版本,可能并没有完全使用隶书。因此,这个时期很可能使《尚书》产生了字体不同的版本。到了秦始皇晚年,他下令焚书。这次焚毁导致凡是先秦文字所写的《尚书》原本差不多全部被毁掉了。当时的秦朝灭亡导致先秦时期所有的文献差不多全部被销毁了。但是我很幸运,我的一位博士朋友伏生将《尚书》藏于墙壁的缝隙中,保存了完整无缺的29篇,其他篇章却已经消失了。 在汉高祖时期,他明白了“不能马上治天下”的道理,为了使国家长治久安、欣欣向荣,他下令全力搜寻天下失落之书。在汉文孝帝时期,有人专门研究《尚书》,他们经过多方打听,最终得知在民间传授《尚书》的大师伏生还活着,并想请他讲学。 西汉时期伏生所传授的今文《尚书》已经失传于晋朝,而孔安国所献的古文《尚书》失传于唐朝,只有在刘宋时期出现的伪造的《孔传古文尚书》被保留到了今天。虽然我们明知道这个版本包含了许多篇伪书,但仍不得不将其作为研究《尚书》的惟一蓝本。 撇开伪古文不说,接下来我想介绍一下全书最重要部分———真古文33篇的内容精要。 《虞书》四篇记载的是我国上古唐、虞时代的历史传说,包括唐尧禅位给虞舜、虞舜和他的大臣禹、皋陶等人的对话等情节,这四篇都围绕着虞舜展开,所以称为《虞书》。 《夏书》两篇介绍的是夏朝时的传说,其中包括大禹治水和禹、皋陶受洪水的考验等历史传说。 《商书》六篇记述的是商朝时期的历史,包括传说中的神话英雄如大禹传、汤传等。在这六篇中,尤其要介绍商朝当时的一些著名国君、名臣如太甲、商纣等。 《周书》十二篇是说明周朝时期的历史发展,其中包括周公做政治、周穆王西巡等事件,同时,也有很多关于齐宣王、楚庄王、楚共王、天子等人物上的事件。 以上就是我想要介绍的《尚书》的内容精要,虽然这都是些古老的历史传说和政治事件,但它们对我们了解先秦时期的历史和人物有很大帮助。我想要说的是,《尚书》中的《禹贡》记载了禹治水以后全国的地理面貌,另一篇《甘誓》记载禹的儿子启征讨诸侯时的誓师辞,这些都是夏朝初期的历史事件。夏朝据传说经历了400多年的时间,这两篇所记载的只是夏朝历史的点滴而已。 不过,目前学术界大多数人认为,《虞书》和《夏书》六篇都不是虞代和夏朝当时的历史记录,这些是战国时期或晚至秦代的作品。其中只有《甘誓》一篇已经出现在战国前期学者墨子的著作中,和今本《尚书》的文字相似度很高。因此,可以认为这一篇来源较早,至少在战国时期之前即已存在。 《虞书》四篇中的个别词句也曾被春秋、战国时期的人们引用过,但当时所见的篇文是否与今本相同还有一些疑问。此外,根据不同的考察角度,这四篇似乎仍保存了不少关于尧舜时代的可靠传说,因此仍然是研究我国上古历史重要的资料。 《禹贡》这篇文献的内容至今未在前秦任何著作中被发现,可能出现的时间最晚,但它是我国古代对地理面貌做出综述的第一篇文献,因此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现在人们普遍把它作为战国晚期的一部文献来研究。我认为,对于《尚书》中的《商书》7篇,除第一篇《汤誓》记载商汤伐桀的事情外,其余6篇都是商朝后期的史料。其中,《盘庚》三篇记载了盘庚迁都于殷的时候告诉臣民的讲话。其余3篇都记载了商朝末年的事情,其中两篇与商纣王有关,而且和《周书》中前一部分的内容直接相关。这7篇中,只有《汤誓》被认为是追叙历史传说,其余6篇都是比较直接的档案。 至于《周书》20篇,它们可以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包括从《牧誓》到《立政》为止的14篇,这14篇是《尚书》的精华所在,内容最为丰富。它们集中地报道了周朝灭掉商朝(即殷朝),以及周人如何巩固对殷人的统治等情况,主要情节内容以当时最重要的家周公旦为中心人物。 后一部分包括《顾命》以下的6篇。其中,《顾命》和《康王之诰》从性质、内容以及文字来看,本质上应该是一篇,所以也可以认为是5篇。这五篇中,早期的三篇属于西周前期,后期的两篇属于春秋中叶。前三篇是周朝中央王室的档案,而后两篇则分别属于鲁国和秦国。 总的来说,《尚书》所涵盖的历史事件很多,其中的一些篇章可能是先秦时期的正式编年史和档案,也可能是战国时期之后的文献传承,不过从这些篇章中还是可以了解到我国古代历史和文化的许多重要细节。我认为,《周书》二十篇大部分都是可靠的真实档案文献,其中只有《洪范》一篇记载箕子对答武王的谈话,内容主要是关于五行学说,可能是战国时期五行学家兴起以后的作品。但也有人认为,五行学说的起源很早,洪范即是其渊源。总之,除去洪范不说,其他十九篇都是我们研究周代历史的重要原始资料。 根据内容,我觉得这些篇章大致可以分为三组。第一组是关于尧、舜、禹、皋陶、启等人的远古历史传说;第二组是关于周朝建国初年的重要文献,尤其重点反映了周公旦的活动;第三组则是一些零散孤立的档案,所属时代不同,各篇只涉及某一事件,和其他篇章没有直接的关联。 至于《尚书》各篇的文体也不尽相同,大多数是“记言”,但也有些是“记事”或“记言兼记事”。孔颖达在《尚书正义》中把《尚书》的文体分为十类,但这样的划分可能稍微有些琐碎。我们现在可以将其归纳为六类。第一类是“典”,例如《尧典》。在古代象形文字中,“典”字表示尊重的意思,因此,凡是受人尊重的书册就称为“典”,比如《山典》、《海典》、《河渠典》等。第二类是“璇”,例如《璇泰》。璇泰是古代朝廷中负责演奏音乐的官员。第三类是“纪”,例如《竹书纪年》。这类文体是纪事类。第四类是“诰”,例如《康诰》。这类文体是授命或许可的文书。第五类是“书”,例如《益稷》。这类文体是君主向臣下下达的诏书。最后一类是“誓”,例如《誓命书》。这类文体是向天发誓或许下山盟的文书。 总之,《尚书》作为我国古代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价值和研究意义。我发现,《尚书》的文体还可以分为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类。第二类是“谟”,例如《皋陶谟》。这种文体与“谋”字发音和含义相似,意为“谋议”。在《尚书》中,这种体裁的文献也比较少见。第三类是“训”,例如《伊训》。这种文体意为“教训”。在《尚书》中,这种文体的文献也只有《伊训》一篇。第四类是“诰”,例如《大诰》。除以 “诰” 为篇名外,一些其他篇章也实际上属于“诰”,如《盘庚》、《梓材》、《多士》、《多方》等。这种文体的意思是“告谕”,无论是口头上还是用书面告谕别人都叫做“诰”。《尚书》中的“诰”大多是上级对下级的指示或统治者对臣民群众讲话。这种文体记录了讲话者的口语,因此内容重复琐碎,难以理解。最后一类是“书”,例如《益稷》。这种文体记录了君主向臣下下达的诏书。 综上所述,《尚书》作为我国古代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内容丰富多彩,文体繁多。其中,《尚书》中“典”体文献所占比例极小,其他体裁文献数量也比较稀少。不过,这些文献仍然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历史意义。我认为,《尚书》中最难理解的部分是“诰”体文章。韩愈曾经评价这些文章“诘屈聱牙”,读起来十分吃力。但是在这33篇中,半数左右的文献都属于“诰”体,因此在《尚书》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而“誓”体文献在《尚书》中所占比例较多,也是比较容易读懂的文体。这类文献通常是在出兵征伐或交战前宣布的誓师词,用词精炼,节奏鲜明,很像诗歌。 最后一类是“命”体文章,这种文体通常出现在古代的“命辞”中,以奖励或赏赐臣子为主题,如《文侯之命》。这类文献用辞简洁明了,内容易于理解。我发现,《尚书》中属于“书”体的文献比其他类别都要少。这些文献的内容通常是国家命令、奏报记录等,严谨简明,很少涉及哲学思想。 传说中《尚书》是孔子编订的,因此,《尚书》充分体现了儒家思想的精髓。儒家思想以仁和礼为核心,反对苛政滥刑,主张“以仁为本,以礼为用”。在做人修养上注重发扬“仁”的品德。《尚书》篇首就表达了孔子推崇以“仁政”治国的观点,以传说中的帝尧和舜为例,说明仁德的重要性。 此外,《尚书》中还记录了尧禅位给舜的故事,突出了儒家倡导“以孝治天下”的思想。儒家的“孝”与“忠”的思想是相连的,忠臣的品质也源于孝心之中。我认为,在儒家思想中,孝慈是忠诚的基础。这在《尚书》中也可以看到体现,比如商汤的伊尹和周初的周公旦就是忠臣的典型。周公旦因为忠于其君和国家,被孔子视为忠臣的楷模,被后人推崇备至。 自西汉董仲舒提出“独尊儒术,罢黜百家”的倡议后,儒家思想被奉为正统学说。从那时起,学习儒家经典就成了中国的一种文化热潮。之后的董仲舒、刘向、郑玄、韩愈、朱熹和王阳明等人,在孔子的思想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儒家学说,深深植根于中国人民的思想中,成为中国人民精神支柱。 可以说,《尚书》在儒家学派的孕育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其中的《五子之歌》提出“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强调了人民的重要性,这一观点也贯穿了儒家思想发展的历程。 《尚书》在中国封建主流社会备受推崇,在儒学上地位尤为重要。因此,其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成为中国人民思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