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思想是如何影响后世发展的 中国传统体育项目武术与围棋的传承与发展

【摘要】:在大众文化兴起的背景下,多元化的价值观必然产生。 在确立统一核心价值观的过程中,如何用好儒家核心价值观,积极影响当代价值观建设,无疑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做这方面研究的学者们都在寻找一种单一文化能否在多元文化背景下对价值观教育发挥主导作用,他们不约而同地将这种单一文化回归到我国的传统文化中。 当代价值观的构建必须以儒家核心价值观为基础。 然而,儒家的核心价值观并不完全适用于当代价值观教育。 对此进行推测性分析更具当代价值。

【关键词】: 儒家核心价值观 价值教育 大众文化

一、儒家核心价值观探讨

近年来,随着儒学的兴起,儒家核心价值观的研究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概括起来,儒家的核心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仁、义、礼、忠恕、道”为代表的道德价值观

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称先秦时期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学派为经典儒家,宋明时期以王阳明等人为代表的心学作为新儒家,其核心价值观概括为“道(积极的‘仁、义、礼、忠、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杜维明教授在回答什么是儒家的基本精神和核心价值时曾这样说过:儒家的核心价值和学术传统始终是面向应用世界事务的,“人人有责”的责任精神。天下兴亡”也是儒学的一贯立场。2010年6月在台北举办的“第二届海峡两岸儒学交流研讨会”汇聚了海峡两岸百余位学者,共同探讨核心价值观并一致认为“仁”是儒家一贯的核心价值观,也是“仁”的范畴,纵观儒家整个价值体系,仁的本质就是忠恕之道。 用在人际关系上,表示向别人推荐自己,仁者爱人。 用在政治上,则表示仁政、德治、万国和睦。 用在自然界中,表示仁人爱物。 ,万物皆一,用在人们的精神世界中,表示以仁待礼,尊重他人。 国际儒学联合会宣传出版委员会主任、国家教育行政研究院教授于建福认为,“道”是儒学的终极价值。 在儒家思想中,体现终极关怀的终极价值可以概括为“道”。

(二)以“道德”、“素养”为代表的人生核心价值观

“德”和“文”是孔子一生的核心价值观。 台大教授齐一寿认为,孔子最欣赏一生无功绩的颜渊; 孔子只是在与弟子讨论志向时才认同徐增典的“夷水春风”志向; 孔子对匡、宋、蔡三说,要在危难之时能够泰然自若,无所畏惧,从孔子所说的“远方的人有不服气,修德行德来近乎”这句话来说,并不难。可见“仁德”、“文德”是孔子一生的核心价值观。

(三)注重人格尊严教育

“人格尊严”是孟子强调的基本价值观念。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于建复教授指出,人的人格为何有尊严,如何赢得和维护人格尊严,一直是儒家关注和探索的重大问题; 孟子特别重视基于人性本善、人格平等、人格独立的人的尊严,鄙视“自尊”。 它提倡“爱他人”、“尊重他人”,提倡“君子之守”,培养“敬畏精神”,培养人格尊严,为当代人格尊严教育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源。

(四)以“和”为代表的政治理念

“和”是儒家思想的核心理念。 孔子思想的核心价值观,无论是其礼乐文化观,还是其仁孝修身观,这两个密切相关的基本理论,都可以用一个“和”字来概括。 。 南京大学杨明教授提出,以“中”、“和”为代表的和谐思想是儒家思想的一个核心理念。 儒家的“中和”观念有天与地、天与人、人与人、人与己的关系。 人与人和谐的丰富内涵和实现人与人和谐的基本原则。 儒家的核心政治理念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 “和”是其基本精神和理想目标,以个体身心和谐为基础,进而达到家庭和谐、社会和谐,最终达到国家和谐。 即便是世界和谐的目标,我们认为儒家修气平和的治理模式、追求和谐的历史传统及其内在联系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

2.流行文化对当代价值观的影响

袁贵仁教授曾撰文指出,价值是指事物的意义,价值观是对什么样的事物有意义的看法、看法和态度。 要研究价值观,就必须研究文化。 一切文化的最深层都指向价值观。 一切文化差异中最根本的差异是价值观的差异。 因此,只有将价值观的研究置于文化的视角,研究才具有价值性和思想性。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文化体系。 关于儒家的核心价值观,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是“仁、义、礼、智、信”。 儒家传统核心价值观作为中华五千年文化的传承者,目前正面临着大众文化的挑战。 多种价值观交织在一起,形成价值观的多元化。 在此背景下,如何开展价值观教育逐渐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研究兴趣。

(一)对流行文化的批判

大众文化的概念最早出现在美国哲学家奥尔特加的《大众反抗》一书中。 它主要指一个地区、一个社区、一个国家新近出现并为公众所相信和接受的文化。 目前,国内外学者对大众文化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首先,以商业电影、流行音乐、小说、广告为代表的流行文化被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大众广泛消费,而真正的文化却日益衰落。 这种以技术和标准为代表的文化形态,迫使公众在闲暇时间接受流行文化元素,限制了公众的想象力。

其次,大众文化消解了高端艺术与大众文化的区别,扭曲了人们的审美。 以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为例,文化不再以经典为基础。 与欣赏更具个体灵性的高雅文化不同,大众对街头广告、电视剧、流行音乐、时尚、畅销书等流行文化的接受,往往与日常生活的过程交织在一起。 这种日常性固然可以使艺术脱离其神圣性或神秘性而变得更加贴近大众,但也很容易使艺术变得庸俗、庸俗或媚俗。 最后,流行文化带来的消费主义改变了人们的传统价值观。 消费主义的兴起促使人类告别了节俭生活、按需消费的时代,使人们相信自我实现的根本标志是自己拥有的物质财富的多少和所消费的商品的质量。 在消费主义价值观的指导下,评价一个产品是否有价值,不再以它的使用价值为标准,而是以是否符合“时尚”为标准,最终使人成为“物”的奴隶,从而造成现代人的精神焦虑,疼痛和抑郁。 人类的需求是无止境的。 这种永无休止的需要无法在消费主义所倡导的物质享受中得到满足。 它只能在精神王国中实现。 在消费主义价值观指导下追求幸福无疑是相反的。

(2)诉诸传统价值观

大众文化的负面影响要求我们对公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有效的价值教育,从儒家价值传统中汲取精髓具有重要意义。 归根结底,一个民族存在的基础取决于它的传统文化。 儒家思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自然肩负着维护、改造、发展中华民族主流价值观并不断前行的特殊使命。 无论儒学被时代利用还是彻底排斥,儒家传统都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和进取精神自觉地参与到时代价值观的确立和变革过程中。 从这个角度来看,研究儒家核心价值观中的当代价值观教育也是一个历史问题。 这样,公民特别是中小学生就可以在价值多元化甚至混乱的时代运用儒家思想的精髓,摆脱价值追求中的迷茫、怀疑、彷徨,树立“真理、善良和美丽。”

3、当代价值观对儒家核心价值观的扬弃。 任何国家、民族都非常重视自身的价值观教育,任何成熟的民族也需要成熟的民族精神和民族价值观。 面对西方流行文化对我国价值观的影响和渗透,我们认识到文化建设的重要性,把建立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然而,社会主义文化软实力建设是否需要放弃中华传统文化,建设新文化呢? 如果连儒家积极参与世界的核心价值都否定了,何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同时我们也要扪心自问:儒家核心价值观能否承担起拯救和重建价值体系的重任?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首次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科学命题。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包括四个基本内容,即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实际上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结合我国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构建新的价值体系。创新。

(一)儒家核心价值观不能代替马克思主义核心价值观

儒家核心价值观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确实可以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提供可借鉴的思想内容。 然而,任何带有时代印记的价值观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和阶级特征。 儒家的核心价值观作为传统文化的精髓传承了几千年,始终体现着封建阶级的文化诉求。 今天的市场经济、民主和科学都面临着这样的要求。 和谐的时代氛围表现出一定的被动性和局限性。 例如,以“义”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强调义重于利,这使得中国人以处理兄弟情谊的规则作为处理社会关系的规范,使“人治”大于“人治”。法律; “仁”强调宽容,宽恕、克制、谦虚的道德标准制约着人们自我意识的觉醒; 儒家所追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客观上不可避免地制约或限制了人生发展目标的多样性; 儒家强调和谐、平衡、中庸,因而缺乏竞争的传统; 儒家重“道”轻“器”,重人文轻科学工,即“君子不使用工具”; 儒家所推崇的“智”主要注重人文知识,对万物的一切探索都被视为“无益的争论,不紧不慢的观察”(荀子的《论》),缺乏科学精神。 这些思想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完全不同。 因此,本质上,儒家核心价值观不能取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二)儒家核心价值观为当代价值观的确立提供思想文化支撑

首先,儒家核心价值观体现了爱国主义的民族精神和八荣八耻的荣辱观,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和思想传统。 儒家提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主张“三军可夺帅,庶人不可夺志”、“自强不息”。崇尚“威不可屈、财不可淫”、“贫贱”的伦理道德,崇尚“仁义、明理、诚实、守信”的美德,尊礼、憎恶。大如仇视、行善、关心国家和人民,这些都构成了中国平民旅游的精神传统。 营养。

其次,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 文化日益成为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 历代儒家学者始终把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文化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 中国历史上的儒家学者一直有意识地传播、提供、强调中国文化的价值观,使这些价值观渗透到一切文化形态中,从而影响所有人。 人们的文化心理。 比如范仲淹“天下之忧先行善,天下之乐而后乐”的高尚情操,林则徐“生死利国,不回避”的牺牲精神。因祸得福”,这种道德情操和济世情怀是中国人民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不朽精神支柱。

最后,当代价值观的确立还必须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儒家核心价值观为基础。 合理正视儒家核心价值观,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通过社会、家庭、学校、制度、政策、思想宣传等渠道开展宣传教育实践,使其适应当代社会,符合科学民主精神。 协调并实现当代价值观与儒家核心价值观的有机结合。

参考:

[1] 赵继辉. 中国传统文化概论[m].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

[2] 袁贵仁. 价值观的理论与实践[m].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3]王国轩主编。 《论语四书》、《孟子中庸》[m],北京:中华书局,2007。

[4]吴光. 论儒家核心价值观的普遍性,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