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思想是如何影响后世发展的 中国传统体育项目武术与围棋的传承与发展

邢夫人,贾赦续弦妻子,贾府大太太。对此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邢夫人是王熙凤的婆婆,这对贵族婆媳也像普通的婆媳一样,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矛盾,就像天敌一样,一见了面,准没好事。不是精明的媳妇算计愚犟的婆婆,就是不得势的婆婆用身份压制风头太盛的儿媳。

从邢夫人的角度来看,她似乎从没正眼瞧过自己的儿媳,她为什么那么不待见王熙凤呢?像贾府这样的大家族,如果婆媳联手,不是能得到更多好处吗?

这件事要从几个方面来分析。首先邢夫人和王熙凤的出身不同,邢夫人虽然在身份上是婆婆,但与儿媳王熙凤比起出身来,她顿时就矮了下去。

王熙凤出身金陵王家,而王家是金陵四大家族成员之一,邢夫人不过是小户人家来的,她能嫁进贾府,很可能是续弦,在门当户对的古代,以她的出身,不大可能成为荣国府长房正妻。

而且,王熙凤能以王家小姐的身份嫁进贾府,她自己也曾有论探春嫡庶之言,所以贾琏应该是贾赦嫡子无疑,但贾琏并不是邢夫人所生,而邢夫人也不是贾赦的妾,所以事实应该是,在邢夫人之前,贾赦曾有正妻,乃贾琏之母。

贾琏母亲去世后,贾赦才娶了出身较为低微的邢夫人为续弦。所以,在讲究出身的古代,即便不论婆媳关系,邢夫人这个长辈也比王熙凤这个晚辈挨了几分,加上婆媳这层关系,出身卑微的婆婆,又怎么会看上出身高贵的儿媳呢?

邢夫人的兄弟曾说过,邢夫人嫁过来时,把娘家的所有家私都带了来,为什么?正因她出身低微,想要靠嫁妆提升婚后在夫家的地位,但当她面对王熙凤这样真正出身贵族的儿媳时,依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试想一下,如果邢夫人听到儿媳说,把他们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就够贾家过一辈子了,她会是什么反应?大约会是鄙夷和厌弃的表情吧?自己的儿媳比自己还尊贵,比自己还风光,比自己还有钱,搁谁都受不了呀。

再者,邢夫人在贾府是个尴尬人和嫌隙人的角色,她自己作为儿媳,就受到了婆婆贾母的不待见,你觉得她会跟自己的儿媳好好相处嘛?大约也是有样学样,将在婆婆那里受到的气,撒在儿媳身上吧?

更为关键的是,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大管家,是贾母跟前的大红人,是二太太王夫人的内侄女,面对这种后台强硬风光一时无两的儿媳,即便邢夫人能以婆婆身份压制王熙凤,甚至当众给她难堪,你觉得她会就此罢休吗?

邢夫人曾多次公开表示对王熙凤甚至贾琏的不满,在继女迎春跟前说: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嫂,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竟统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

邢夫人就连训斥迎春,都能无端拉扯上王熙凤,凤姐真是躺着也中枪,可见邢夫人素日对王熙凤有多不待见多不喜欢了。

她对王熙凤的不待见里,大约正因王熙凤在贾府备受待见,成了人人关注的高光人物,而自己却门前冷落,无人问津。这种心理落差,邢夫人受了不是一日两日,想必她早已对凤姐不满。

儿媳是大管家,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而自己这个婆婆却坐着冷板凳,别说丈夫不大喜欢,就是贾府的那些婆子丫鬟下人们,也都是趋奉着凤姐宝玉等人,谁放着热灶不烧,去烧她这个不受待见的冷灶呢?

邢夫人又一次以婆婆身份弹压凤姐,是凤姐为了给尤氏面子,关了两个值夜班的婆子,其中有一个婆子是邢夫人陪房费大娘的亲家,邢夫人得知后,为了彰显自己大太太的身份,顺便压制一下王熙凤,她自然不会不管。

邢夫人专门找了一个人多的场合,这一次,她要以婆婆的身份,狠狠地给王熙凤再上一课。原文说:邢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求情说: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

一个婆婆,当着众人面,惺惺作态地向儿媳求情,这在古代,是不合礼法的,邢夫人此招很明显就是让王熙凤难堪。如果是公开打压,也许他人会说邢夫人以婆婆身份压人,而如果邢夫人假装自降身份,向儿媳讨情,风向自然会偏向她这边,王熙凤这个儿媳可不就落了个不敬公婆的罪名了?

邢夫人是有多恨凤姐啊,当着这么多人面,让她下不来台。毕竟她还是贾府的大管家,当众被自己婆婆这么数落,自己以后还怎么管家管人?

只能说,随丈夫别院另住的邢夫人,太憋屈了,原本属于丈夫的继承权管家权,原本属于自己的体面和身份,因为老太太跟着小儿子,却都被二房占去了,如今管家的虽然是自己儿媳,自己不仅一点好处没捞到,甚至还常常被她算计了去,属于自己的风头都被儿媳抢了去,邢夫人如何不气?

而且,说到底,邢夫人只是贾赦续弦,并非贾琏生母,她与王熙凤的婆媳关系,也不过是大家族世情的表面功夫伦理秩序罢了,在私底下,估计这对婆媳,谁也瞧不上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