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文化风俗有哪些我们一起来探讨吧 儒家文化中的家庭观念如何影响社会

自从陶瓷烧制成功以来,为了迎合帝王将相和百姓的喜好,陶瓷烧制从业者不断改变装饰图案,以迎合当时各阶层的需要和喜好,以求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和有权势人士的认可。

那么什么样的装修才能被认可和追捧呢? 这也是陶瓷制造从业者必须时刻思考和追求的目标。 纵观陶瓷烧制的历史,从粘土条形建筑到当代的灌浆成型3D瓷器,陶瓷上的图案一直在变化,不断反映着器物生产时期的社会偏好和需求。 从陶瓷装饰内容的变化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出当时社会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和宗教信仰。 一小块陶瓷就能完整地体现出大社会的氛围。 在《襄阳大观》的装饰内容中,有一类传统装饰对陶瓷装饰史上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它能够深刻地反映当时的社会文化背景和中华民族的宗教信仰特点。 此类装饰为“道教”主题装饰。

广泛采用“道教”图案作为陶瓷装饰的主旋律,从宋元时期(特别是明代)开始,一直延续到清初。 因此,“道教”装饰在我国陶瓷装饰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特殊地位,或者说,它已经成为我们中华民族宗教文化体现的一个窗口。 这些精美的图案在让我们着迷的同时,也可以通过对这些图案的学习和欣赏,帮助我们了解“道教”图案的具体内容。 它们还可以具有学术讨论的功能,以了解我们的宗教信仰和文化。

“道教”是我国本土的宗教文化。 它的起源可以从文字记载中看出。 战国以后的时期是“道教”形成的早期阶段。 齐威王、齐宣王、燕昭王、秦始皇、汉武帝等都曾大规模派遣方士到各地求神求丹。 但“道教”作为固定教派真正定型的时间是在东汉末年,所以“道教”作为教派的真正起源很可能是在东汉时期。 “道家”文化具有浓厚的汉民族风格和特色。 道教所追求的“当下”思想,与人们寄托思想、祈求当下幸福的愿望非常吻合。 信奉“道教”的思想比较简单实用,就是以求福、禄、寿(福禄寿)为主要目的和思想寄托。 道家追求“当下”与佛教追求“涅槃”有着明显的区别。

“道教”的历史发展有几个突出的高峰。 一是早期,特别是魏晋时期,是“道教”的重要发展时期。 第二个是唐宋时期。 李唐皇室自称是老子、李耳的后裔,尊老子为“圣祖”。 唐代首次明确“道教”为国教,并明确“道为大,佛为小,老为先,佛为后”。 第三,宋代宫廷兴盛,信徒日益增多,“道教”达到另一个高峰。

“道教”作为一种大众化、大众化的宗教真正流行起来是在明代。 明成祖祭祀真武帝,在狱、局、司、厂、库等朝廷机关建真武庙,供奉真武帝像。 永乐十年(1412年),隆平侯张信奉命率领精兵二十万余人,修建武当山宫殿群,使武当山真武大帝的香火达到顶峰。 到了嘉靖,皇帝就笃信道教,他对道教的信仰主要是出于对道教礼术的迷信。 同时,为了神化自己,嘉靖皇帝还给自己封了几个道号,如:“凌霄上清通雷鸳鸯妙仪”“飞玄真君”等等。嘉靖的道教活动也愈演愈烈,“坛”是古代道士设坛祈福的场所,嘉靖皇帝因迷信道教,在景德镇立庙烧杯,上书“大焦金瓶”坛”(这也是道教祭祀对景德镇陶瓷装饰最直接的影响),并以“斋角角白丹”作为日常服务。他在“晋坛”中盛满茶汤和果酒,经常斋教的内容几乎包罗万象,从祈雨雪雪、防旱抗涝、祛病除灾、祈求子嗣长寿,抗击日本侵略者和俘虏。 他还给进入郅支的大臣们赐予道袍。 群臣宴席时,他派御史纠正礼节,又派亲信查探不敬之人。 世宗皇帝非常迷信道家炼丹术。 道士邵元杰、陶仲文均祈求吉祥如意。 这也是“道教”真正对整个社会经济文化产生清晰而深刻影响的时代。 “道教”在明代达到历史顶峰,盛极而衰,直至清代中后期。 从传世器物来看,整个明代瓷器的纹饰内容很大一部分是“道教”纹饰或与“道教”内容相关的图案装饰。 我们通过一些陶瓷上“道教”纹饰的变化来探寻明代我国社会所倡导的“道教”信仰文化的发展。

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的核心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元青花鬼谷子霞山罐,高27.5厘米,口径21厘米,腹径33厘米,底径20厘米。 正面描绘鬼谷子下山营救被燕国围困的齐国名将孙膑、独孤谌的故事。 此罐于2005年7月12日在伦敦佳士得举办的“中国陶瓷、精美工艺品及出口工艺品”拍卖会上以1400万英镑成交,加上佣金后,当时折合人民币约2.3亿元,创下了当时的最高纪录。创下了当时中国的纪录。 艺术品拍卖价格的世界纪录已成为中国古代艺术品的知名作品。 它至今仍在伦敦著名古董商朱塞佩·埃斯肯纳齐 (Giuseppe Eskenazi) 的手中。

元末明初,是“道教”另一个高峰的开始。 从此罐上的纹饰来看,“鬼谷子”是老子的弟子,当然是“道家”人物。 此罐用于出口或内销。 当时以“鬼谷子”主题图案作为元青花的纹饰,显然不是出于情感动机。 且不说它现在的价值,在当时,这罐子的主人想必非富即贵,而且价格也是极其昂贵。 因此,这样的罐子如果饰有“道教”图案,如果是当时景德镇瓷工匠人创作烧制的,就可以充分说明当时景德镇瓷工匠人对于“道教”文化的崇敬和崇拜。 工匠们的宗教思想充分体现在他们制作的最精美的器物上。 如果此罐的纹饰是定制烧制的,则可以进一步证明当时达官贵人的主流意识、社会习俗、宗教风尚无疑是“道教”。 从史料记载来看,明朝开国君主朱元璋在夺取政权时(元明之际),曾多次利用一些道士为他制造舆论。 据说他的祖坟风水很好。 他出生前,他的母亲吞下了道丹,所以他出生后就与众不同,受到神灵的保护。 创造这些神话的目的与历代统治者的目的一样,都是通过将自己描述为“天承之人”的所谓“命定皇帝”来迷惑公众。 但这些都对整个社会的思想、人们的信仰、行为规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朱元璋原本是黄觉寺的和尚,但为何要编撰道教故事来神化自己呢? 这与他以汉代蒙治的思想根源有关,道教文化作为地方教派发挥着必然而巨大的作用和影响。 因此,在帝国统治阶级的推动下,明朝的宗教地位再次被“道教”抬高。

明代青花“烧香祈福”罐。 该罐高32厘米,直径28厘米。 青花色彩庄重典雅。

“勿独留空闺,每晚焚香拜明月。” 这是明代著名诗人于谦的一首诗。 此罐上的女子面容忧郁,对着香案上香炉升起的香火。 一缕缕青烟在默默祈祷,仿佛在祈求着什么。 其背后的“春云”(空白时期瓷器上独特的绘画装饰手法)衬托出飘渺仙境,让虚幻空灵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可见。 场景。 “道教”崇拜多位神灵,这使得信徒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崇拜。 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在庭院里设立专门的神龛来祈祷。 “道”的宗旨是为今生服务。 当普通百姓和达官贵人有心事时,可以立即祈祷,祈求神灵实现他们的美好愿望。 特别有趣的是,如今在一些农村地区仍能看到此罐所描绘的场景。

明代中期景德镇八仙渡海图案大瓶。 罐高50厘米,直径40厘米,底径22厘米。 罐体整体颜色为深蓝色,罐身采用繁琐的镂空和内胆制作。 八仙纹饰是明代中期典型的露胎塑形技法。 “法花”原是山西产的一种半陶半瓷的器物。 景德镇借鉴法花的特点,利用景德镇的材料技术,生产出更加精美的“法花”瓷器,使山西法花通过景德镇的制瓷技术得以发扬光大。 。 它已成为一个独特的物种。 《八仙渡海》的故事是一个典型的“道家”故事。 明代吴元泰所著的《八仙东游》故事,描写了古代东海肆虐的一场瘟疫的故事。 为了拯救苍生,八仙显神通,降服了龙王,拯救了众生。 这个故事始于明代,真正成为道教神话,流传至今,为千古所熟知。

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_道教文化的核心_道教文化/

明代中后期真武出山青花香炉。 炉子的尺寸为直径 22 厘米,高 21 厘米。 炉景描绘了真武大帝具体的威严形象,脚下蛇龟,天兵天将随行。 装饰构图具有浓郁的明代版画风格。 明代有关文献对真武帝形象的描述是:其形象披头散发,无冠,身着朝服,手持神秘旗帜,前立金剑,上有龟蛇缠绕。左和右。 据盖天正书记载,北宫黑帝是玄武大师,或者说是韩高寺的创始人。 道教将玄武人格化为真武大帝并加以崇拜。 供奉图像的两侧,有许多龟、蛇的图像。 从该炉的装饰图案来看,与当时的相关文献记载完全一致。 这个炉子非常直观地反映出“道教”是当时社会的主流宗教思潮。 这种炉子是多年前中原地区“屋外造”的。 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景德镇瓷器的装饰图案深受明代“道教”信仰的影响。

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的核心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明代中后期青花吉祥动物纹香炉。 尺寸高18厘米,直径20厘米,鼓式,圈足,足上附兽首。 青花发色古朴,釉色厚重浑浊。 从风格上看,具有浓郁的明代中期特征。 明朝中叶,尤其是嘉靖皇帝对“道教”的信仰达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因此整个社会风气都沉浸在“炼丹”、“求长生”的迷信活动中,许多社会活动和器物都被毁掉了。贴有“道教”元素的标签。 此炉全景绘有明代“道教”题材中常见的瑞兽图案(具体来说应该是昆吾,又称陆吾、白泽神兽图案),口沿为蓝色。以及白白色的“道教八仙”礼器图案。 在《道教》中,常用吉祥动物来代表神的威严和仁慈。 在我们古代的《山海经》中,就有凤凰、麒麟、昆吾、悟兽、貔貅、白泽、鹤、龟、鲤、鹿等动物形象。 ,基本上都会庄重地体现在“道教”吉祥图案上。

道教文化_道教文化的核心_道教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明崇祯钟馗青花瓶,高48厘米,口径15厘米。 钟馗(道教仙人)是中国道教中能斗鬼、驱邪的神仙。 旧时,中国民间常悬挂钟馗雕像,以辟邪消灾。 “钟馗捉鬼”的传说从古至今一直流传。 他也是道教著名的神仙之一; 钟馗是中国道教文化中的“祈福镇宅圣人”。 古书记载,他是初唐长安中南人,面容坚韧,头发卷曲,相貌奇特。然而,他是一位才华横溢、学识渊博、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的人。他为人一向正直、刚直,待人正直,此瓶尺寸巨大,色彩丰富,层次感极强,画面过渡风格强烈,题材为驱魔内容以及明代流行的镇鬼之作,是不可多得的崇祯精品,值得收藏把玩。

明代磁州窑绘宣武皇帝(真武皇帝)雕像,尺寸、高30厘米。 磁州窑是北方名窑,烧造时间长,产量巨大。 此瓷塑整体造型准确,色彩鲜艳,器物保存完好。 是不可多得的磁州窑精品。 相传真武帝是古代晋乐王的王子。 他生来就强大。 他穿越东海,得到神灵赐剑。 他到湖北武当山修炼。 42年后,他取得了成功。 白天腾飞,踩龟蛇。 魏镇北,号玄武君(又称宣武帝或真武帝)。 这尊雕塑的内容与文献记载的一模一样。

康熙双龙戏珠碗式炉尺寸为:直径36厘米,高24厘米。 它是同类熔炉中最大的。 此炉具有浓郁的明末风格。 无论是器物造型、青花发色,还是绘画笔法,仍具有明末风格。 但炉灶上的荷叶匾上却清晰地刻着:“穆恩弟子周德隆,有香炉,建于兴。” 案前常供奉“福堂北极真武玄天神”,桂月立于康熙五十三年。康熙晚期,具有很好的鉴定和学术讨论意义。根据这段文字记载,我们可以肯定地确定,此炉是供奉于“道观”的定火器。至少在康熙晚期,我国社会的宗教信仰仍以道教为主,从此在炉上就能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

综上所述,“道教”文化对明代瓷器装饰画的内容产生了主导性的影响,进而证明了明代汉族人民的主要宗教信仰是“道教”。

清代,由于满族贵族兴起于关外,在入关前就信仰藏传佛教。 入关后,借用儒家思想来治国。 道教虽仍沿用,但远不如明代受人尊重。 清初,为了笼络汉人,顺治、康熙、雍正三个朝代都允许道教活动。 但由于当时道教与民间秘密宗教、会道组织关系密切,朝廷对道教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防止其“迷惑愚昧”。 乾隆以来,清政府对道教活动的限制日益加强。 道教地位不断下降,组织发展基本停滞,教义教义没有创新,导致道教文化衰落。 然而,相关的图案往往可以被视为生产器具上的装饰,这也说明“道家”文化思想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们整个社会。

“万物混杂,生于天地,何等孤独!若独立不移,则可为天下之母。” 时至今日,“道教”作为世界第五大宗教,对中华文化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 !

(部分观点来源于网络)

沉巍2020年10月在《禾茶山房》撰文

明洪武青花瓷器的工艺特点

故宫藏明代永乐甜白釉瓷器鉴赏

明代弘治瓷器及标本鉴赏

明代瓷器的特点及鉴别方法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藏明代官窑瓷器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