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如兄如弟 半途而废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的夏金桂从小被母亲娇养,目空一切,她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搞死薛家呢,再怎么说,薛家也是她的婆家呀?

其实,看夏金桂的所作所为,哪里比得了王熙凤。

凤姐虽也狠毒,却是“顺昌逆亡”的霸气。

夏金桂的狠毒,则是“唯我独尊”的寡毒。

凤姐尚有人性,金桂则全无人性。

于是,薛家几口人便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夏金桂别看只有十七岁,但她从小就在家折磨蹂躏家人经验丰富,薛家人哪里是她的对手。不久薛蟠就被收拾得服帖,香菱成为夏金桂下一个要对付的人。

夏金桂开始还只是试探,说香菱名字不通,非要改名秋菱。香菱一心想要缓和妻妾关系便同意了。

谁想薛蟠下流,见陪嫁丫头宝蟾有三分姿色,便开始蓄意勾搭。夏金桂看在眼里,便想起引虎驱狼之策,要借宝蟾收拾香菱。

这一招很眼熟,当日王熙凤也是借秋桐拴住贾琏杀尤二姐。可知心思歹毒的人,心机都差不多。

夏金桂主意已定,便明示暗示薛蟠和宝蟾,又给二人创造机会让他们凑成一对。她则算准时间,给香菱挖坑。

(第八十回)谁知金桂是有心等候的,料必在难分之际,便叫丫头小舍儿过来。原来这小丫头也是金桂从小儿在家使唤的,因他自幼父母双亡,无人看管,便大家叫他作小舍儿,专作些粗笨的生活。金桂如今有意独唤他来吩咐道:“你去告诉秋菱,到我屋里将手帕取来,不必说我说的。”

小舍儿无父无母,又从小在夏金桂手里,可知极是命苦薄命人。

不过小舍儿的出场并非影射夏金桂,而是香菱的写照。

小舍儿无父无母,香菱也是无父无母。她们被天地父母“舍弃”,又都落到夏金桂这种豺狼心性的人手中,命苦到什么样才得这般?

而从小舍儿到香菱,再到晴雯和迎春,进而是林黛玉……一个“舍”字,概括众人命运,真是让人痛心。

这世上有一种人,总是不被命运放过。俗话叫“喝口凉水都塞牙,一步一个坎”。

晴雯已是万事皆休,如今又轮到了香菱。

香菱一头撞进房中,正看见在推就的薛蟠和宝蟾二人。

薛蟠脸皮厚,又是自己的妾,还不觉得如何,反正夏金桂都同意了的。但宝蟾却是个要脸的。被香菱撞破现场,便咬定薛蟠对她,夺门而去。

薛蟠被败了兴致,好大没意思便心生迁怒,香菱到底不傻,一见此情就跑了。

夏金桂心知不能一次成功,温水煮青蛙要慢慢地来。

当晚她就让薛蟠和宝蟾去香菱房中成亲,让香菱过来和她睡。一夜折腾不休,让香菱疲于应付。

于是薛蟠如愿以偿得了宝蟾,夏金桂则丢了丫头,多了一个竞争对手。香菱一无所有,危机迫在眉睫。

看似夏金桂智珠在握,实则这里边很有问题。

不说她能不能真对付香菱,就算香菱去了还有宝蟾,又有什么区别?明明只有一个对手,非要再培植一个对手的办法,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聪明人”总想着自己能够掌控别人,实则算人者人恒算之。王熙凤如此,夏金桂也是。

不几天后,夏金桂突然就“心口疼”又病了。还在枕头里发现了一个“魇魔法的纸人”,心口和四肢关节都被扎了针。

于是,这件事闹起来,夏金桂便咬定是宝蟾害人,不怀好意。

薛蟠能证明宝蟾这几天和她在一起,没有机会。于是香菱的嫌疑最大。

薛蟠耳根软,受不得夏金桂蛊惑,又一次拿起门闩要打香菱,终于惊动了薛姨妈。

薛蟠拿门闩打人也要注意,上一次是要打贾宝玉,推测后文他还会再拿门闩打人。

薛姨妈不傻,早洞若观火看清楚夏金桂的为人和目的。

一来恨薛蟠不争气,被媳妇辖制得服服帖帖,又占了人家的陪嫁丫头没理。二来又恨自己错娶了夏金桂。恨上加恨便赌气要叫人伢子来“卖了”香菱。

注意,这里是香菱第三次被卖。

一次卖给冯渊,一次卖给薛蟠,如今还要再卖,虽然肯定不成功,但日后肯定还有。

推测在八十回后香菱最终还是被“卖掉”后才死去。

夏金桂一听薛姨妈说香菱是“眼中钉,肉中刺”的话含沙射影她妒忌不容人,便毫不相让,公然与婆婆顶嘴。

(第八十回)金桂意谓一不作,二不休,越发发泼喊起来了,说:”我不怕人笑话!你的小老婆治我害我,我倒怕人笑话了!再不然,留下他,就卖了我。谁还不知道你薛家有钱,行动拿钱垫人,又有好亲戚挟制着别人。你不趁早施为,?嫌我不好,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告地跑了我们家作什么去了!这会子人也来了,金的银的也赔了,略有个眼睛鼻子的也霸占去了,该挤发我了!”一面哭喊,一面滚揉,自己拍打。

很多人会觉得夏金桂的行为比较反常。因为她这么闹腾完全没有必要和好处。

薛家只有薛蟠一个儿子,薛宝钗不久也会出嫁。到时候整个薛家都是她的。

就算香菱是个威胁,以她的聪明完全能看出来容易对付,反而是薛蟠不老实难办。

按理说夏金桂只需要像王熙凤一样,辖制丈夫也就完了,没必要闹得家宅不宁。

日后薛家一切都是她的,闹着过日子有什么意思。

可夏金桂放着好日子不过,却乐此不疲地折腾不休,只能说她根本就不想好好过日子。

其实,夏金桂的闹腾有两个原因。

一,她生性不容人,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蹂躏。

二,她对薛家人心中有恨。

上文在说到夏金桂嫁给薛蟠时,提到双方都“急三火四”的嫁娶,并没有真心访听和仔细了解。

薛家固然后悔娶了河东狮,夏金桂非良人。夏金桂何尝不认为自己被骗了?

那薛蟠当初去薛家,慷慨大方,一派挥斥方遒的英雄模样。说话爽气,办事慷慨,又能出门做生意,家庭豪富,背后靠山比天高。

夏金桂和母亲都被薛蟠给“唬了”,以为觅得金龟婿。

谁知道嫁进门才发现,不但薛蟠不是英雄是狗熊。薛家也早败落自身难保,情况远比夏家更严重。

夏家有几十亩的桂花“奇货可居”,薛家不过是挂名皇商,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生意。而薛蟠更是吃喝嫖赌擅长,生意一窍不通。

这样看来,夏金桂不但赔了人和嫁妆,未来还可能连夏家都被薛家给吞了。要不他们怎么会那样着急地娶了她?

事实上,夏金桂的理解没错,薛姨妈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要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夏金桂一定也有英雄梦。幻想过自己的丈夫是个骑白马的“将军”,谁曾想别说将军,狗熊根本就爬不上白马。

夏金桂的性格最是要强,如今被薛家“骗”得好惨,她如何能善罢甘休?

原本以为薛家背后有贾家和王家,情况也出乎意料。

王家如何不好说,贾家却是日落西山,贵妃娘娘在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如今太监总上门打抽丰,可想而知是什么样……

所有的一切都超出夏金桂的预期,她如何能不恨?既然如此,“大家都不好过”。

于是,夏金桂便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折腾,也是根本就不想好了。

遇见这样的夏金桂,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改变她,注定是要过不下去的。

也许夏金桂自己也是想要一纸休书,真回了夏家她还有机会。在薛家,她这一生注定是尽毁了。

Related Post